此間夢落無尋處

慕少蓉

Author:慕少蓉
愛:武俠,奇幻,霹靂
天:少艾,龍宿,懷觴
命:素素,赭,釵
副:墨,蒼
非霹靂本命:張丹楓(劉松仁),歐陽明日(喬振宇),慕容紫英,李逍遙(胡歌),陳威翰
四爺党,十三牆頭

近來何事縈懷抱

雁過留聲影不聞

前塵應念卻何時

急景凋年人不知

詩書看盡百花凋

所交所游皆在歟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這一程山水誰伴

沁園春·問杜鵑(詞人:陳人傑)

  為問杜鵑,抵死催歸,汝胡不歸。
  似遼東白鶴,尚尋華表,海中玄鳥,猶記烏衣。
  吳蜀非遙,羽毛自好,合趁東風飛向西。
  何為者,卻身羈荒樹,血灑芳枝。

  興亡常事休悲。算人世榮華都幾時。
  看錦江好在,臥龍已矣,玉山無恙,躍馬何之。
  不解自寬,徒然相勸,我輩行藏君豈知。
  閩山路,待封侯事了,歸去非遲。

  雖然古人不見得能預見今人的心思,只是在某種感情上,卻真的可以穿越時空瞬間把人擊中,只為那相似的心境。然而,有的人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問君歸否,願君知歸,只存在一個念想之中。
  
  昨天跟朋友聊了很久,忽然發現一個我刻意去忽略的事實——蒼……已經忘了那個人,忘了那個曾為了救他受盡磨難的千百年的同修。甚至到死,那樣的反應,都讓我覺得只不過是一個過場。

  赭杉,這一切可值?

  緋羽說你是個傻人,而你言為了蒼生為了朋友,赭杉軍傻得甘願。傻子,你就這麼不心疼自己麼?你知不知道隔著屏幕看戲的人,已經走進了你的世界為你淚流成河?在別人的故事裏流自己的淚,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只那一廂情願,你不懂……

  是的……又如何懂,只是一個木偶而已,在刀鋒的打磨中出現一張臉,再披上一層衣服,再怎麼樣……也都不會有感情。只是被賦予了名字,在我們觸不到的屏幕裏演繹著悲歡離合風起雲湧,一切便都有了愛恨的理由。

  然而看戲的人,卻從來不曾把那當成一場戲。身如何,心猶在,為了自己牽掛的人,陪著他經曆一場風風雨雨,在無可抗拒不可避免的謝幕中碎得鮮血淋漓。曾經,我以為可以很分明……現在卻發現,什麼都是假的,說你是虛幻,那不過是自欺。

  我以為他會在乎,從你離開之後,只要看到他,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帶你離開,帶你回家,雖然那個家……已經荒蕪。但是沒有,自始至終,什麼都沒有!雖然我知道即便是這樣,赭杉你心裏還是牽掛著蒼。

  我恨不起來,赭杉所關心的一切都是我想保護的,就算那不過是奈何明月照溝渠。蒼,我固執地相信你不是忘了而是把悲傷掩埋,一個時期的風雲變幻只屬於一個時代的人。你的路也快走到盡頭了,離開之時,可還記得——你一直忽略的情誼?
  
  在結局來臨之前跟很多人說過想要把赭杉一棒子打暈藏起來再也不要露面,只是說說而已,只能想想而已……你的命運……不在你,不在我。好吧,一個永恒的殘缺,就讓自己從另外一方面去完滿。

  歸來,不是回到那個給了你靈魂又把你玩弄於股掌之間的地方。蒼,我已經放棄了,對於玄宗,我只希望你能安安穩穩地退隱,只是赭杉……赭杉……你,要把他置於何地?思念不必每天掛在嘴上,但也不是這般涼薄……

  寂寞麼?如果生和死,都只是一個人的話。

水調歌頭·知歸(阿心《知歸》)

文章鏈接在這《知歸》 ,贈阿心。

楊柳那堪折,
落與故人衣。
別來此去經年,
曲盡任誰癡?
可憶當時飄絮,
都付而今風雨,
相對又何期。
耳畔語殷切,
杳杳問君歸。

待相逢,
心牽卻,
已舊時。
縱知愁恨如劍,
難斷一生思。
轉眼參商何在,
惟剩斯人憔悴,
零落一身悲。
只願滄桑了,
攜手伴君歸。

引用:(0)   留言:(2)   2009.03.27    [ 博客分类:其他话题 / 题目:日日吐槽 / Myカテゴリ:相逢霹靂惹情傷 ]

留言:

蒼……已經忘了那個人,忘了那個曾為了救他受盡磨難的千百年的同修。

我给伤到了。。。orz好吧~的确是这样~
看戏的人又何尝不是做戏的人~所以请让他活在你的世界里吧~不要再哀伤了=u=
2009.03.29 02:12 URL蓮#- - 编辑
我也是被刺激到了,看劇看得想死了去。
2009.03.29 10:26 URL慕少蓉#.8u/E9Yo - 编辑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emplate Designed By
ぐらいんだ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