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間夢落無尋處

慕少蓉

Author:慕少蓉
愛:武俠,奇幻,霹靂
天:少艾,龍宿,懷觴
命:素素,赭,釵
副:墨,蒼
非霹靂本命:張丹楓(劉松仁),歐陽明日(喬振宇),慕容紫英,李逍遙(胡歌),陳威翰
四爺党,十三牆頭

近來何事縈懷抱

雁過留聲影不聞

前塵應念卻何時

急景凋年人不知

詩書看盡百花凋

所交所游皆在歟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双班剑三穿越】越剑飞虹 序 枫叶荻花秋瑟瑟

  枫华谷的枫树,已经开始渐渐转红了。
  金碧辉煌的荻花宫隐藏在层层乱云之后,偶尔露出一溜兽排瓦当,狰狞得仿佛要破空而出,却在瞬间静默如死。
  嫣红依着白玉栏杆,仰头望向夜空,明月高悬,层层山峦沐浴在明净的月色之中,隐约可见绵延的起伏。然而,那些洒落到荻花宫的月色,竟然也变得混沌不明——如同此刻每一个红衣教众的眼神,坚定而浑浊。
  红衣少女眼里掠过一片一片的红色,不知为何,她竟看成了流动的鲜血,缓缓地,贯穿在荻花宫的每一个角落。
  鲜血中飘来一抹纯白的色彩,刺得她眼睛微微一痛。
  “嫣红,祭奠即将开始,圣女们准备得如何了?”
  嫣红回过神,垂首答道:“回禀巡察大人,圣女们都没有问题,但是圣母她,她似乎有点不大对劲。”
  白衣女子皱眉,轻轻冷笑:“怀有神之子,这对她来说是莫大的荣幸,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真是愚蠢。”
  眼前闪过那个孕妇绝望而狠烈的眼神,没来由地,嫣红心里一阵不安,不知如何应答。
  “这次祭奠至关重要,不能出任何纰漏。坛主要召见圣女,你带她们去。”白衣女子的声音淡漠地没有丝毫感情,飘忽过耳,消失无痕。
  自己以后……是不是也像巡查大人一样,变得冷酷无情呢?嫣红下意识的冷冷一惊,不敢再去想,揉了揉隐痛的太阳穴,忐忑不安地走向燃香殿。
  殿内灯火通明,十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身着最华丽精致的广袖云裳,小心翼翼地梳妆打扮,。每一个人,都明艳地让枫华谷所有的美景黯然失色。这一场繁华之中,惟有一个女子,安静地坐在角落里,手按在小腹上,眼睛紧闭,宛如沉睡,与身边的喧嚣格格不入。
  “分坛主请各位圣女前往光明殿一见。”嫣红高声喊道,燃香殿里有了一瞬间的安静,又开始喧闹起来,少女们欣喜若狂,激动的表情无法抑制地流露出来。十五个红衣教众拥簇着十个明艳照人的少女鱼贯而出,走向她们未知的宿命。
  “我从来没有穿过这么好看的衣服,我好紧张,我好怕祭奠一过,她们就不让我穿了。”
  “咱们都是圣女了,以后想要什么有什么,你还怕没有好看的衣服?”
  “不过说起来,可以见到沙利亚分坛主,我好紧张。”
  “我就是为了见坛主才来竞争圣女的,不知道坛主长什么样子?”
  “肯定是……神仙一般的人吧?”
  夜风里传来少女们的谈话,飘荡在空荡荡的燃香殿,消失在角落里女子的冷笑声中。
  “圣母,我们走吧。”嫣红不敢去看女子倏然睁开的眼睛,垂首而立,恭敬地道。
  “姑娘,你为什么加入红衣教?”女子起身,定定地看着嫣红,眼神仿佛要刺进她的心里去。
  嫣红一愣:“我?我不知道,我从小没了父母,被人欺负。后来遇到了银丝大人,她跟我说只要加入了红衣教,就永远不会被人欺负。”
  “所以,你们就在欺负别人了么?”女子靠近嫣红,声音低沉却清晰,一字一顿地落入她的耳朵,“你们,会付出代价的!”
  莫名的恐惧在心里蔓延,嫣红强定心神,“林萍圣母,请随我前往光明祭坛。”
  林萍整理好仪容,淡淡地道:“你跟我说实话,我的丈夫,是不是已经死了?”
  “他没有死,他在洛道分坛。”嫣红闭上眼睛,在这个世上,活着,有的时候比死亡更加可怕。
  “走吧。”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林萍眼角划过一滴眼泪,落地无声。
  林萍一步一步地跟在嫣红身后,手肘抵住一个冷硬的东西,苍白的手指紧紧地攥成一团。沙利亚,你会付出代价的!

  光明祭坛之前人匍匐了大片大片鲜血般的颜色,白衣白发的沙利亚站在最高处,美丽的眸子睥睨自己脚下一片敬畏的新入教众,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愚蠢的人啊,一点奢靡的享受就可以让你们失去自我,不过……正是有这些愚蠢的人,这天下的游戏,才更加好玩呢。
  “各位,总教主阿萨辛在西域发现了我圣教失传已久的神器——凤凰金鼎。根据典籍记载,使用凤凰金鼎,便可以迎来我教传说中威力无比的圣物白虹。”沙利亚的声音宛如天籁,在月色里荡漾开来。
  凤凰金鼎和圣物白虹皆为红衣教流传已久的传说,教众闻言,自己有生之年竟可以亲眼见到传说中的神器和圣物,激动地欢呼起来。
  沙利亚摆手,示意教众安静,对身边之人吩咐道:“银丝。”银丝会意,纵身轻轻一跃,落入祭坛之侧,拉落笼罩在祭坛之上的红绸,一方巨大的金鼎在月光之下骤然发出璀璨的光芒,四角上的凤凰振翅欲飞,令所有人为之惊叹。
  “根据典籍记载,使用凤凰金鼎迎来圣物,需要其选定十位圣女,一位圣母,还有百位天命之人。看看今天,谁,能有如此殊荣呢?”沙利亚的笑容灿若春风,得意地看着那些为此激动不已的人。
  一个新入教众忍不住大声问道:“请问分坛主,如何才能认定谁是天命之人?”
  “金鼎内侧刻有天丹配方,我已命人按照配方炼制天丹,只要你们将天丹服下,金鼎就会自动选定天命之人。”沙利亚命飞雪将天丹分与教众,“若能迎来圣物,你们就是圣教永远的功臣。”
  冷眼看着教众将天丹服下,沙利亚转了目光,迎上一直盯着自己的一双眼睛——那个不肯服下天丹的惟一的女子。沙利亚轻笑,传音至林萍身侧的红衣教徒:“不服也罢,我还怕天丹对神之子有影响。不用管她了。”
  “飞雪,好戏开始了。”沙利亚拂过耳畔一缕白发,笑语轻柔,在月色里涣散了死亡的气息。
  服下天丹的教众眼神开始变得迷离,脚步也开始虚浮,缓慢,却有着坚定的方向,一个一个,陆续地走上了祭坛。
  金鼎之上的凤凰眼中倏然闪过银光,头颅落入金鼎,转瞬被内中毒水吞噬,失去了头颅的身子颓然倒地,化为腐水——也许,这是最没有痛苦的死亡吧?
  仿佛以为通向天国之路,却前赴后继地踏入了地狱之门。渐渐地,金鼎周围的腐水流下高台,散发出刺鼻的异味。金鼎之内,却开始不安分地沸腾起来,浓绿色的液体飘逸出诡异的雾气,在金鼎上方渐渐聚合成一把长剑的样子。
  “莫非白虹,是一把剑?”起初不以为然,待看到雾气凝结成形,沙利亚不由一惊,欣喜若狂,大声道:“以处子心血,祭奠红衣圣物!”
  宛如傀儡,十个少女呆呆地走向凤凰金鼎,身如纸人,轻轻飞起,从绿色雾剑中贯穿而下!
  每一个少女落入金鼎,雾剑的形体便清晰了一分。直到最后一个少女被毒水所吞噬,金鼎凤凰光芒陡然消失!以百人之血,处子之身,圣物白虹,终得现世!
  看到眼前的奇迹,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沙利亚此刻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然而此刻,却并不能拿下圣物,须未出世女婴献祭。沙利亚颤声道:“快带圣母过来!”
  林萍被强行带到凤凰金鼎之旁,她没有挣扎,轻轻抚着自己的小腹,凄凉地微笑——如果没有今天这场噩梦,再过几天,你就要出生了吧?她们说你是女孩儿,我的女儿,对不起。
  沙利亚道:“林萍,你为圣教立了大功,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沙利亚的话,从来都是不可信的啊。林萍讽刺地笑了笑,盯着沙利亚,目光如剑:“我的心愿,就是看着你是怎么一种死法!看看红衣教,是如何覆灭的!”
  面对这样的诅咒,沙利亚依旧优雅地笑着:“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不过倒是可以看到,你是怎么一种死……”
  沙利亚话音未落,林萍却仰天长笑,尖利的笑声淹没了沙利亚的尾音:“沙利亚,你以为你就会如愿以偿么!”林萍袖中的匕首抵住金鼎壁上,整个人扑了上去,匕首当胸穿过,鲜血很快染红了林萍大半个身子,惊心刺目。
  “快把她扔进去!”沙利亚大惊失色,她没有想到林萍竟然会自尽,一定要在林萍没有死透之前将她扔进金鼎,不然此番祭奠,之前种种,全都付诸流水!
  然而,就在林萍被扔进金鼎的刹那,金鼎上方的白虹剑突然开始急速地颤动起来,倏然一飞冲天,在夜空划过炫目的一道影子,一瞬间的光明亮如白昼,刺得众人下意识地侧目遮眼。转眼恢复如初,冷月高悬,金鼎之内毒水平静,只有圣物白虹,不见踪影。
  “可恶!”沙利亚咬牙切齿,该死的林萍,因为她的自杀,牺牲了数百教众的祭奠功亏一篑,连圣物也不消失不见。沙利亚一字一顿地道:“传令下去,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找到圣物白虹剑!”

  谁也没有想到,红衣教一场牺牲了数百生命的仪式,使得两个人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另外一场江湖传奇,在大唐开元十八年的中秋之夜,悄然拉开了序幕……
引用:(0)   留言:(2)   2010.08.06    [ Myカテゴリ:灑卻天涯筆墨香 ]

留言:

班长们要穿越嘛噗~是说我其实很萌沙沙女王><
2010.09.25 23:29 URL蓮#- - 编辑
> 班长们要穿越嘛噗~是说我其实很萌沙沙女王><

所以沙沙要调戏他们,那是必须的!
2010.10.03 21:39 URL慕少蓉#- - 编辑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Template Designed By
ぐらいんだぁ